博晟律师网 方博律师
BOSHENG LAWFIRM FANGBO LAWYRE
收藏本站
 

子女要慎重处分父母名下的房产

 二维码 8
来源:博晟律师网

孙长林是某厂一名中层干部,与妻子李金枝育有一子,取名孙勇。孙长林一家人住的房子是1994年房改的时候从单位买下的福利性住房。眼瞅着孙勇一天天长大,孙长林夫妇琢磨着得为儿子早日置备下一处婚房,毕竟孙勇要娶妻生子,另立门户是早晚的事。


  2008年,孙长林父母老家的宅基地赶上拆迁,作为家中的长子,孙长林从父母那里分得了五十余万元的拆迁款。眼见着孙勇也到了适婚的年龄,孙长林用这笔拆迁款选购了一套两居室,紧邻当地最好的小学和中学,准备将来给孙勇作为婚房使用。作为强势的一家之主,孙长林购房的事情并没有与妻儿商量,而且直接将房子购在了自己名下。


  2010年7月,孙勇大学毕业,挤过千军万马,进入一家事业单位。孩子有了稳定体面的工作,孙长林夫妇十分高兴,主动为孙勇购置了一辆10万元的轿车。有房有车有工作,孙勇成了亲戚朋友心中炙手可热的相亲人选。三个月后,在朋友的介绍下,孙勇结实了当地的中学教师李薇,两人陷入热恋。


  李薇家在北京通州的农村,家中还有一个弟弟,父母一辈子务农,家中条件很一般,但李薇自己要强,无论是样貌还是学习成绩、工作能力都是佼佼者。


  一年后,孙勇与李薇办理了结婚手续。当时李薇家里只象征性地陪送了一些家电。作为经济上的弱者,李薇总觉得没有安全感,多次和孙勇商量,想让孙长林夫妇将小两口的婚房过户到孙勇名下。李薇的小算盘惹恼了李金枝,婆媳两人当场就吵了起来,孙长林虽然没有说什么,但心里对李薇也有了很大的意见。此后,李薇与公婆的关系总是不咸不淡,没事根本就不会凑到一起。


  2013年6月,李薇生下一个男孩,但在抚养上不想让婆婆插手,李薇将家住农村的父母接到了家中帮忙照顾孩子,李薇还在上高中的弟弟也就跟着搬到了李薇家。家里一下子多出了四口人,原本敞亮的房子顿时变得有些拥挤。再想到父母日渐衰老,农村的条件毕竟不如城里,将来父母老了总要将父母接到身边来住,为了长远打算,李薇和孙勇商量,趁着年轻,换一套较大的房子,如果照着房价这样的增长速度,怕将来有心换房也没有能力了。


  李薇说的话有道理,但换房的前提是要卖掉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当首付,孙勇有些犹豫,怕再惹父母生气。李薇见了,劝道:“这房子本来就是你父母给你的,你卖掉自己的房子有什么不可以。”孙勇也怕将来房价猛涨,换套大的房子也是无形中的投资,就同意了李薇的提议。之后,孙勇将现住的房子挂到了卖房的网站上。


  很快,孙勇接到了买家宋雪的电话,宋雪表示自己诚心购房,希望约个时间来看房子。第二天,宋雪如约来看房,见孙勇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在家中吃饭,尤其了解到孙勇是想卖掉房子再换套大的,对房屋的产权归属不疑有他,当即和孙勇谈好这套房屋以110万元成交,并当场签署了购房协议,同时约定给孙勇三个月的时间搬家,宋雪先预付购房款20万元,等孙勇腾出房子,宋雪再支付剩余房款,并由孙勇协助宋雪过户。第二天,宋雪将20万元通过银行转账的方式打进了孙勇的账户中。之后孙勇也相中了一套130平米的四居室,转手拿出其中10万当做定金支付了卖房人。


  牵扯到过户,但房屋的产权人是孙长林,孙勇不得不找到父母帮忙。孙长林一听就火了,坚决不同意孙勇换房。孙勇拍着桌子叫板:“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就说这房子送给我了,怎么现在出尔反尔?”孙勇与父母不欢而散,孙长林大骂“逆子”,然而夫妻俩没想到,他们的坚持差点儿将儿子送进了监狱。


  孙长林不同意过户,新房买不成,旧房也卖不出去。孙勇如实将情况告诉了宋雪,同时还给了宋雪剩余的10万元预付款,表示剩下的10万元自己会尽快还给宋雪。“明知道没有权利卖房还和我签购房合同,拖了几个月房价又涨了不少,而且剩余的10万元钱不知道哪天还能还回来。”气愤之余,宋雪报了警。因涉嫌诈骗,孙勇被传讯问话,此时孙勇和李薇等人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
  为了避免牢狱之灾,孙勇向父母承认了错误,并恳求孙长林协助自己履行合同。终究是一家人,孙长林听说孙勇的行为可得要承担刑事责任,当即表示同意过户。但此时被骗过一次的宋雪听到孙长林同意过户后仍旧将信将疑,最终两方商量的结果是通过司法诉讼,以判决的方式确定孙勇将房产过户宋丽。


  2014年3月,宋雪将孙勇诉至法院,要求孙勇履行合同。孙长林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,当庭表示认可孙勇卖房的行为,并同意将房产依照合同约定过户给宋雪。至此,一场卖房风波终于归于平静。


  (本文人物系化名。)